科技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智能

ofo终究难逃被收购宿命

智能
来源: 作者: 2019-05-17 13:56:14

共享单车下半场结束,风口走了,人也散了。

ofo和摩拜曾是“共享”风口下最有代表性的企业,共享单车甚至被评为中国新四大发明之一。如今摩拜已被美团收购,ofo的结局呢?

如果说资本的力量有多强大,ofo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,这家成立不足四年的公司已经完成10轮融资,共计超过20亿美金。当共享概念逐渐冷却后,ofo的日子似乎也不再好过,多家媒体消息称ofo裁员、拖欠款项,曾经的超级独角兽ofo开始为生存求出路。

ofo融资历程(来源:亿欧网)

据证券日报报道中从ofo北京总部处大厦工作人员获得的消息, ofo原本租用该大厦4层楼用于办公,目前仅剩两层。

总部办公面积减少意味着裁减人员,ofo小黄车联合创始人于信曾公开表示,今年5月中旬,ofo计划将员工数量1.2万人裁减至8000人,大量运维师傅被“优化”,总部裁员500人。

估值折损,拖欠多家款项

据阿里公布的年报显示,截至2018年3月31日,阿里巴巴对ofo的投资额为3.43亿美元,持有股份约为12%,据此推算,ofo当时的估值至少为28亿美元。

这一估值在四个月后折损近半。2018年7月,据36 氪报道,滴滴在为收购ofo出价,但每次谈的价格在不断降低。36氪报道中指出:滴滴创始人程维对 ofo 的预期收购价格只有 15 亿美元左右,约为美团收购摩拜金额的一半。

2018年8 月,援引凤凰科技从共享单车知情人士处获悉,ofo 被收购的价格已经降到了 14 亿美元,由滴滴与蚂蚁金服联合出资收购。

2018年9月,《深网》报道中指出,资本市场对ofo的估值已经在10亿美元,甚至更低。

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估值折损近三分之二,ofo运营资金不足甚至拖欠款项过多是主要原因之一。

2018年8 月,上海凤凰公告称已向法院起诉 ofo 欠自行车货款 6815.11 万元。

2018年9月,财经网报道称,ofo拖欠了云鸟、德邦等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人民币欠款。有知情人士称,ofo拖欠多家物流供应商数亿元欠款,目前正私下秘密谈判解决方案。

2018年9月,澎湃新闻报道称,因为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,百世物流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起诉了ofo的运营主体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。对于此消息,百世物流未做出回应,ofo表示将按法律程序处理。

关键是缺钱

共享单车原本是一项愿景颇为美好的生意,为社会解决“最后一公里”问题,扩大人们日常消费生活圈。

商业模式上,投资人朱啸虎曾理想化的描述共享单车的商业逻辑:每天每辆车的使用频率是 8 次,每辆车成本 200 元,骑一次 0.5 元,两个月回本,同时车辆不出校园,易管理。他计算,校园一天可到 200 万单,一年收入 3 亿多元人民币,利润 3000万-4000 万元。在 A 股上市没问题。

这套逻辑忽略了建厂、运输、物流、研发、损耗等成本。同时,资本的大举进入下,打乱了共享单车行业正常的发展脚步,在疯狂烧钱的狂欢后共享单车企业已经很难找到刹车在哪里。

ofo共享单车(来源:网络)

摩拜投资人龙宇在接受《财经》采访时说的:

共享单车是个单边市场,行业属性决定了他们不必发动激烈的烧钱补贴战,摩拜和 ofo 短期内在增量市场和平共存本毫无问题。

即使没有数以亿计的资本进入,ofo 还是摩拜其实也有活下去,甚至是盈利的可能。

过多依赖资本供血也终于让ofo创始人戴威不得以用公司控制权作为筹码。

根据此前钛媒体报道中的描述,2018年五六月时,面对资金压力,戴威放弃独立发展,同意向滴滴交出ofo的控制权。签字之前,滴滴又反悔推翻了协议。滴滴认为ofo的资产质量变得太差。

2018年8月,滴滴再次提出了完全接管ofo的新方案,但很快,又以该方案“未通过董事会批准”为由自我否定了。面对缺钱的ofo,滴滴显得很“从容”。

ofo自救

ofo自身最大的问题是盈利模式不清晰,依靠用户使用单车付费的资金为企业供血显然不够,ofo也曾尝试寻找更多盈利模式。

2018 年上半年,戴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经表示,今年的目标是追求效率第一,无论是从运营端、产品端的改造,收入端的精细化,都在全面进行。

2018年6月份,ofo方面曾经透露在车身广告的业务营收超过1亿元。8月22日,ofo在APP进入页面植入了5秒钟的品牌广告视频。

在ofo公关部门提供给媒体训练营的相关资料中显示,作为ofo短视频广告的首批合作伙伴,可口可乐对这次广告合作十分认可。可口可乐短视频广告一经上线,除在ofo App端有海量曝光展示外,在微博上的自发播放量超千万次,产品上线后即受热捧,业务订单量上涨达400%。

ofo共享单车(来源:网络)

戴威在朋友圈表示,这一项目被命名为“视听风暴”,投放排队的合作伙伴已经到达20家,拥有大量线下停放的共享单车资源,ofo有机会成为户外版分众传媒。

APP上加载短视频广告目前并未出现问题,车身广告在政策上已经行不通。根据《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(试行)》,投放车辆应符合国家、行业标准,安装车载卫星定位装置,不得设置商业广告。而上海市交通委员会发布的《上海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管理办法》草案同样也明确要求,不得在车辆上设置商业广告。

此外,ofo很难探索出更多营收模式,快速提升自我供血能力对于共享单车而言依旧是一个大难题。

滴滴算不上救世主

2018年4月,华尔街日报报道称,滴滴最早今年IPO,寻求估值为700-800亿美元。

6月份,滴滴宣布将滴滴专车拆分成为独立品牌“礼橙专车”,并将开发独立App,同时拆分的还有滴滴的车服业务,此举在《财经》等媒体的解读中被认为是上市前的铺垫。

虽已有小蓝单车以及青桔单车,两者的用户体量与ofo还达不到对比关系,对于上市在即的滴滴而言,麾下加入ofo可以丰富其在出行领域的故事。

市场价值方面,ofo在共享单车市场的先发优势仍是其体现价值所在。2017年9月以来,多地政府出台政策,遏制共享单车新车投放。这在共享单车使用率高的一二线城市最为显著-新进入的玩家,即便有充足的资金,也很难大举进入市场。

即是说,滴滴接手ofo后,只要能承受其所带来的资金压力,之后就算再找下家接手也会不太困难。对于滴滴而言,在上市在即之时,战车上绑上此等筹码,还能很大程度加大自身信心。

ofo创始人戴威曾说有一个梦想:他相信,终有一天,ofo会和Google一样,影响世界。如今,这个梦想可能要交由滴滴来实现了。

池州的医院治疗牛皮癣费用高吗?云南白癜风治疗良好的医院女性得了牛皮癣为什么总是治不好

相关推荐